移民歐洲香港人的生活情況

德國

德國免費讀大學 不懂德文亦可

香港90後馬楚豪(Marco)卻告訴記者,在德國讀大學幾乎零金錢成本,「好抵讀」!兩年前,大學畢業的他想出國進修,但英美留學太貴,難以負擔。後來,他得知德國大部分公立大學的課程均不收取學費,且連外國學生也能享受到相同的福利,覺得好驚喜。他不懂德文,原本擔心有語言障礙,後來發現原來當地有不少以英語授課的國際課程,於是在毫無懸念下報名申請。

德國現有超過420所公立大學,提供1.9萬個學位課程,當中有10%(1900個)以英語授課,主要是工程、自然科學、環境研究、電腦科學以及經濟。現時,Marco在前西德首都波恩(Bonn)一所大學(University of Bonn)修讀經濟學碩士課程。Marco指出,這間大學的經濟系在歐洲數一數二,絕不「野雞」。

他笑稱自己「執到寶」,因為這個高質學位不用交學費,而行政費就是280歐羅(約2500港元)一個學期。「但這筆錢其實是交通費,拿着學生證就可以在所屬的州份免費搭車。」他多搭幾轉去附近的大城市,例如科隆、杜塞爾多夫,「條數就抵番晒」。

至於生活費連租金,則每月只花4500港元。他笑說,自己相當幸運,獲分配學校宿舍,交2500蚊租,就能一人獨享200多呎的房間,有廚房、有廁所,窗口對正萊茵河,非常舒適。

另一來自香港的學生Holly卻偏偏捨易取難,挑戰德語課程。在香港演藝學院跳舞學士課程畢業後,她先花了一年時間在德國一間語言學校打好德文根基。「在香港學德文,每個星期只學3個小時。在德國,你可密集式上課,而且學完後能夠立刻應用在生活場所,進步會特別快。」

懂德文後,她亦比較容易認識德國朋友,以及找到教跳舞的工作。當局規定,留學生每年最多可以打工120個全日,或240個半日(最多4小時)。而畢業後,他們可獲得18個月的居留許可,方便尋找工作。居留滿八年(讀書計算在內),就有入籍的資格。

瑞士

想去瑞士過童話生活?脫港小師奶話…

Genille在香港公共屋邨長大,畢業於香港專業教育學院(IVE):「我很早已覺得香港的生活環境和前景都不適合自己,所以2014年畢業後用了3日時間,網上寄出1,500封求職信,一周後成功找到在新加坡的工作,於是搬到獅城居住。」當時她覺得在新加坡生活較在香港適合,但工作了3年後,她覺得新加坡生活太沉悶,於是與法國籍丈夫商量到歐洲工作和居住的可行性:「不過法國打工的薪酬不高,要養家不易,幸而丈夫轉而找到在瑞士的工作,我們就在2018年1月由新加坡搬去瑞士第二大城市日內瓦,之後在2019年8月,再搬到瑞士西部沃州的城市尼翁(Nyon)。」

葡萄牙

80後夫妻自己未來自己救 移民葡萄牙:給孩子投資人生而不是上車求存

一對80後的香港人夫妻,15年他們拿着兩口子的積蓄,先試水溫到葡萄牙里斯本買物業,感受一下這個城市是否適合自己居住,結果就愛上了這個地方。自從14年雨傘運動後,她與老公發現所熟悉的香港,一下子變得陌生,他們無力改變社會環境,惟有靠自己揾出路,坦言﹕「自己不是有錢人,英美澳加移民門檻高,葡萄牙的Golden Visa黃金簽證,在當地投資50萬歐元,又不用坐移民監。」

西班牙

巴塞隆拿加泰波士邀請.跨越6千公里

Wood 仍然從事在香港的老本行——food sourcing。「從畢業到現在都是從事食物採購的相關行業,第一份工作是在日資公司的 purchasing 部門當 trainee,而上一份工作就要時常飛到歐洲尋覓食材。」,機緣巧合之下,遇上現時的加泰波士,給予她一份長期合約。「因為辦 working visa 的程序複雜,未必每間公司都願意聘請外國人到當地工作,幸好現時的上司給予我這樣的機會。」

挪威

挪威打工仔可以放「暑假」 80後移民挪威5年:不再為生存而活

80後女生阿淳在香港大學完成地質相關課程後,到新疆一家金礦公司實習,08年,金融風暴被解僱,曾回到香港一段短時間,及後到了英國讀有關文物修復的碩士,又去過印度、西非的小島國參與不同的工作項目,期間一直與大學時期認識的男朋友保持長距離戀愛。

當時年紀輕輕已走遍各地的她,2014年選擇了到挪威落地生根,笑言只因男朋友(亦是現在的丈夫)在當地找到一份長工,於是便順理成章搬到挪威生活。

她說在挪威置業比香港便宜,她現居於奧斯陸的外圍,相等於香港的屯門或元朗,她指,約500萬港元的價錢能買下1200呎單位,她又表示有朋友租住約500-600呎單位,月租約港幣13000元。

挪做3年夠首期上車 北歐港人仲要愁?

香港土生土長的Karie,現居於挪威首都奧斯陸。而她第一次踏足北歐是由瑞典開始。她指:「我一向鍾情北歐簡約設計與生活,加上當地大學不用付學費,不用加重父母負擔,故多年前選擇了赴瑞典留學,修讀建築碩士課程。」

她畢業後遇上2008年金融海嘯,全球經濟轉差,在瑞典難以找到工作,遂回流香港尋找機會,惟她說:「豈料回來後發現很大的文化衝擊!在瑞典住的地方很大、空氣好、生活輕鬆;反之香港的工作環境太『荒謬』了,每日都要做到天昏地暗。其實人生不應該是這樣,所以在香港工作兩年後,我決定重回北歐。」不過,她首要解決的問題是,如何取得居留簽證。當年歐洲經濟環境依然不佳,除非有很特別的技能令外國公司非請你不可,才可辦工作簽證居留。這時她憶起在瑞典讀書時,不少同學畢業後會到挪威工作,因當年國際油價高企,倚賴賣油的挪威經濟理想,打工仔的工作機會多,薪酬亦較高,所以就想不如到挪威讀多一個碩士,兼可取得學生簽證在當地居留。

年半後她取得第二個碩士學位,在挪威仍很難找到全職工作,因儘管當地人懂英語,但挪威語是主流,說不好挪威語就難以融入當地環境。她因語言問題屢次見工失敗,讀書時的兼職工作亦丟失。幸而,她機緣巧合下找到在丹麥的工作,打滾約兩年後,順利回到挪威工作和定居,並與挪威籍丈夫組織家庭。身為建築師的她,現在公餘時會透過fb專頁「挪威的三文」分享她在挪威生活的所見所聞。

冰島

【移民女生】90後移居冰島打「筍工」:在這兒長大的人都想離開

27歲阿丹是土生土長香港人,中學畢業後,便到英國修讀學士及碩士,機緣巧合下寄求職信到冰島,一擊即中,獲取錄成為旅遊Blogger,以中文撰寫旅遊資訊,更開設個人專頁《冰島島民》,「名正言順」到處遊歷。聽起來像是「筍工」一份,她也以「冰島島民」自居,她卻跟記者分享:冰島美好,冰島也可以不美好。

她說一定要懂冰島文,不然便很難融入,而何人又可在一、兩年內精通一種語言呢?但別以為這「孤獨」只是暫時。阿丹笑言,於冰島人來說,孤獨與隔離是常態。至於缺乏動力,更是本地人不斷離開的原因。

愛沙尼亞

80後港男移居愛沙尼亞實現初創夢 吳冠諾:這裏初創網絡氣氛強勁

80後港男吳冠諾4年多前遠赴科技強國愛沙尼亞首都塔林,成立了B2B(business-to-business)初創企業Kipwise,開展了其初創夢。

約4年前他透過一個國際招聘平台到塔林工作,一年多後,發現自己的理念與公司方向不同,剛好遇到愛沙尼亞新推出初創簽證(Start Up Visa),因而決定辭職創業。初創簽證由愛沙尼亞的初創界與政府合作推出,由一群從著名初創公司如Skype、Transferwise等出身的人與政府人員組織委員會負責審批,歡迎所有人申請,而條件是成立的企業必須與科技及創新有關,而且只能在愛沙尼亞營運,申請人亦不能在當地打工。

阿諾正好搭上頭班車獲得簽證,而只要居住滿5年、證明曾在愛沙尼亞連續工作3年及過去12個月在當地工作,就可申請永住權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